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欢迎书友访问俱踱小说网
首页娱乐重生之绝色娇娃第187章 我们的绯色天空

第187章 我们的绯色天空

看见此状,修亚的脸色微微的闪过些许的不自然,轻轻的拍了拍真雪的胳膊,低声道,“小枸,我去趟洗手间,你先照顾好自己。”

真雪轻轻地点了点头,不自觉地将手覆盖上了小腹,那里孕育着生命。

见到修亚离开,一直躲在真月身后的真舞也怕怕地离开了这里,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果然,还没等到洗手间,修亚已经一把将她拉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里,面色阴沉,声音冷酷的道,“你给我放聪明点,我用照片威胁你离开绯色天空的事情,你要是敢告诉真雪,我杀了你!”

真舞淡淡一笑,抬起头望着修亚,“你杀了我又能怎么样?万一被真雪知道,她最好的朋度,竟然是被自己心爱的男人用照片要挟,这才离开背叛离开的……你认为,真雪还会原谅你吗?你认为,真雪还会嫁给你吗?”

修亚面色阴沉,没有丝毫的犹豫,“说出你的条件!”

真舞莞尔,阴阳怪气的道,“天修哥哥,你不愧是精明的生意人,不管做什么事,都想等价交易……当然,想要我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也可以,你要答应我做到一件事!”

修亚骄傲的抬起了头,冰冷而无情的道,“只要不让我做伤害真雪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我会为你做到!但是,你也给我记好了,一定不能让真雪知道这件事情!只要透露一丁点风声,我发誓,在真雪没有察觉之前,我一定会杀了这件事所有知情人!”

真舞挑了挑眉毛,略微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真的这么在于真雪吗?如果,我要让你跟我上床呢?”

“除了真雪,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修亚毫不犹豫的回答,“但是,你的这个要求,会伤害到真雪。所以,我拒绝!”

真舞默默然的点点头,忽然璀璨而明媚的笑了起来, “那好啊,我要你答应我……一辈子都会让真雪幸福,不要让她伤心难过,你会给她一辈子的幸福和甜蜜,你会守护她到死去前的一刻。”

修亚彻底呆愣在那里。

“你真的以为,我会用这件事来要挟你吗?”真舞扬起了淡淡的笑容,笑容真诚而坚定,“还是,你会觉得,我会因为你用照片要挟我,我就恨你?相比较于对你的恨,我更想让真雪幸福一辈子,而真雪的幸福,只有你才能给予……”

说着,真舞悄悄地红了眼圈,“那天,如果你不用照片要挟我,我也会离开绯色天空的,我不想让真雪和真弥因为我的丑闻,而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对于你那天的行为,我只是愤怒,却没有恨意,更多的是感动……因为,我知道,你是真的爱真雪,不想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所以,才会那么对我……我不恨你啊,笨蛋!我只是想让你给真雪以最大的幸福,我想让这个世界都看到她幸福而灿烂的笑脸……”

“为什么……”修亚忍不住喃喃的问道。

真舞的眼里闪烁起泪花。“因为,我和她是最好的朋友啊,就是这么简单!仅仅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应该总是由她来保护我们,我想,我也应该用白己的力量,为她做点什么……所以,天修哥哥,答应我,一定要给真雪幸福!”

修亚坚定而认真的点点头,“我以艾利森特的名义起誓,我会用自己的生命给予小枸以幸福……”

是啊,仅仅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真雪,我想要让你幸福……不过,让人惊讶的是,在婚宴上,他们竟然看列了陆天河和蓝旭两个人!蓝旭身边挽着一个美丽而温柔的女孩予,目光扫到林若惜身上,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便再也没有说话,秦寒羽感受到一股源自蓝旭的威胁,不自觉的将林若惜的手臂拉紧了些,陆天河依然是孤身一人,只是看见真雪跟修亚亲密的模样,眼神微微的黯然了一下,便径自跟真舞和真月闲扯了起来。

婚礼宴会开始,众多宾客坐在席间吃吃喝喝,最让真雪没想到的是,自己这群人在一桌予吃也就算了,天王架天儒竟然也凑到自己身边,和真雪有说有笑,俨然一副熟络的模样,惹得修亚恼怒不已。

其实,也不怪梁天王如此,他虽然贵为天王,但这个称呼也只是在国内叫而巳,他曾一度想走出国门,也前往好莱坞发展,但是最后的结局无一不是黯然而归,这次跟真雪套近乎,不外乎是是想搞点绯闻,把自己在外国炒红起来,这种借势上位的小计谋,娱乐圈实在多的数不胜数。

真雪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梁天儒,真月却脸色惨淡的坐在那里,毕竟,那里坐的是她的亲生父亲啊!梁天儒也明明知道,对面坐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是面对名利的诱惑,他还是选择了无视真月,讨好真雪!

这样的人,还算是一个父亲吗?

看见眼前的场景,真月的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自己的出生是不是很悲哀?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在他们眼里,自己除了利用工具以外,就是碍脚石,这就是自己存在的意义吗?如果早知道这样,他们当初为什么还要把白己生出来?!

想到这里,真月扫视了一眼整个宴会厅,却发现没了妈妈许琳的踪迹,心里闪过一抹不好的念头,悄悄地有些不安起来,以妈妈的个性,今天她既然看见了梁天儒,就绝对不会放过他,可是,为什么这个时候却不见了呢?

一顿饭浑浑噩噩的吃完,本应该到来的苏老爷予却没有出现,这无疑是在向外界放出一个讯号:苏空蓝已经失宠了。

相对应的,向家也颇为不高兴,甚至向鑫灏的母亲、苏空蓝的婆婆,还当众给了苏空蓝不少的难堪,差点引得苏空蓝下不来台,刚刚开始的婚姻便已经成了这副模祥,苏空蓝以后的日子有的苦了。

吃完了饭,大多数宾客都选择径自离开,真雪的身后跟着修亚,林若惜挽着秦寒羽的胳膊,蓝旭和自己的女朋友早就离开,只剩下陆天河跟真舞闲扯,真月若有所思的跟在真雪身后,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梁天儒再次凑上前来,走在真雪身边,忍不住含笑道, “真雪小姐,真是没想到,你的演技那么出色,电影我已经看过了,你在那里的表演很出彩……”

“谢谢梁先生的夸奖。”真雪淡淡的回应道,径自出了门,在酒店门口等候着车辆。

修亚面露不爽之色,刚要发作,身后的福利斯智突然道, “少爷,刚才家主打来电话,希望雪小姐催回家族驻地安胎。”

“不用了吧?”修亚无奈的停住了脚步,向福利斯苦笑道,“真雪真的闲不住啊,还是等她的肚子再大一点,我们再回去吧?你跟爷爷说一声,就说过一阵子,我们再回去,我在外面也还有工作,真雪的通告还没赶完。”

“是,少爷。”福利斯恭敬的曰杰道。

真雪实在被梁天儒缠的烦了,不由得快走了几步,脱离了修亚的范围,身边只有梁天儒像一只苍蝇再烦着真雪, “真雪小姐,你的这张新专辑《神恋》,真的不得不说是神作啊!专辑过亿的销售量,让我都为之仰望……”

“谢谢梁先生的夸奖。”真雪依然不咸不淡的回应。

“真雪小姐……”

还没等梁天儒说出来什么,忽然一阵汽车的轰隆声在不远处响起,真雪和梁天儒不约而同的向旁边看去,却见到一辆黑色宾利轿车向两个人的方向疾驶而来,车速飞快,驾驶座位上坐的分明是已经陷入疯狂中的许琳!

她果然没有死心,竟然想开车撞死梁天儒?!

但是,梁天儒身边的是无辜的真雪,如果许琳撞过来,真雪也是必不能幸免!

所有人都看见了这一幕,但是想要赶去救下真雪已经来不及了!修亚目瞪口呆的望着真雪和那辆疾驰而来的宾利轿车,只恨自己为什么要停下脚步,为什么没有把真雪带在身边,以为在外面就没事了吗?

真雪,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只是,又怎么可能不会有事?那一辆车型厚实壮大的宾利车,驾驶位上的许琳又是那祥的疯狂而失去理智,那样的车速……梁天儒最先回过神来,情急之下,他闪到一边,伸出手将真雪推到了自己的身前!他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竟然让已经怀孕了的真雪为他挡车!

这样的一瞬间。正巧被马路对面等候已久的狗仔队们拍下!

“不要!真雪……”修亚撕心裂肺的大吼了出来!

真雪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顺着脸颊落了下来,躬下身子,将双手护在了小腹,将最为脆弱的头颅向着车予的方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怎么样都可以啊,就算是再也无沽站在那个舞台上,就算是付出我的生命,无论什么样的代价都可以,但是求求你,干万不要让我肚子里的宝宝有事……它还没来得及出世……它还没来得及看这个世界一眼……它还没来得及叫我妈妈……亲爱的宝宝,希望妈妈还可以看你一眼……修亚,这是我们的宝宝,这是我们这一辈子爱恋的见证……修亚,我爱你……修亚,第一次知道,我对你的爱竟然已经深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我的宝宝,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要的可以放弃舞台,放弃梦想,放弃歌唱,我只要你的平安,妈妈爱你……这就是做母亲的感觉吗?

原来是这样的幸福而甜蜜,就好像有了你,已经拥有了全世界……宝宝,一定要活下去,妈妈爱你……正当真雪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的莅临,身后却出现一双手,狠狠地将真雪向旁边推去,真月焦忽而毫不犹豫的叫声在身后响起,“真雪,原谅我!”

只听得嘎吱一声的刹车,一个身影直接抛物线似的飞了出去,洒出一道血迹,然而这个不是真雪,而是真月!

——就在刚才最关键的时刻,真月将真雪推到一边,自己却挡在了车前!

看着飞出去的那道身影,真雪终于忍不住放声哭嚎了起来,“真月!不要啊!”

许琳己轻呆坐在车子里,彻底傻眼了,望着被自己撞飞的女儿,一滴悔恨的泪水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状况,谁也没有料到,在最关键的时候,真月竟然将真雪推开,自己挡在车前!所有人都惊呆了,不知所措……真雪从地上爬起,踉踉跄跄的跑到撞飞出去的真月身边,颤抖着双手,将真月抱在怀里,心如绞痛,撕心裂肺的哭叫了起来,“真月,你这个笨蛋!你这个笨蛋啊!我早就已经不怪你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要把我推开?”

“真月,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把我推开?!我不值得你这祥……我们是朋友啊,我早就已经不怪你了……你这个笨蛋!笨蛋!为什幺要替我去死?!”

真月,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永远都是……真月,求求你,前往不要有事,绯色天空还等着你回来啊!

真月,那么多的骑士们还都在等着我们,等着我们一起走上舞台!

真月,你是那么的喜欢跳舞,千万不要有事,我会带着你在世界上最高的舞台上舞蹈!

真月,我们过去一切的一切,我都还记得,我一直都在等着你回来啊…真月,求求你,让我们绯色天空重新复合,好不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太自傲、太自负,不应该执着于过去的那点错事,我是被过去蒙蔽了双眼,却忽略了你的真诚和悔过!

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年幼无知,让一切都随风散去,我们裁好像回到了当年,让一切的一切都回归原点!

望着真月昏厥在马如边,身上一大滩血迹,真舞和真弥扑通一声,失魂落魂的跪坐在真月身边,也终于忍不住,齐声失声痛哭了起来……绯色天空,其实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谁,就算是远隔天涯,我们的心,也一直都在一起,无论曾径有过什么样的误会和不解,我们还是死党,我们……还是当年的绯色天空!

绯色天空回未了,曾经走失的孩子回来了,一个都没少的回来了……一个月后,许琳和梁天儒盼涉嫌杀人罪被批准逮捕,梁天儒在车祸发生时,把身为孕妇的真雪推到身前,为了自己阻挡车子的丑陋行径已经彻底激怒了社会大众,梁天儒也以从犯的身份被逮捕,彻底遭到了封杀,一代天王就此陨落。

三个月后,修亚在真雪的暂时隐退演唱会上当众求婚,受到了无数歌迷们的祝福,真雪在甜蜜中接受了修亚的求婚,两个人并没有举行盛大的婚礼,只是在艾利森特家族驻地内,举行了一场小型的婚礼,接受着林若惜、叶风舞、秦寒羽等几个人的祝福。

真雪的肚子也越来越大,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午后,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艾利森特下一代家族继承人终于降世,修亚和真雪迎来了他们第一个儿予,取名为摩恩洛尔?艾利森特,中文名字则叫洛星瞳。

在摩恩癌生后的第三个月,原本计划复出的真雪再次怀孕,复出计划搁浅,这次降生的是一对龙风胎,彻底让艾利森特家主乐开了花,在艾利森特家族历史上,一向人丁稀少,女婴降生的个欺,更是屈指可数,却惹恼了禁欲巳久的修亚……林若惜也即将和秦寒羽步入婚姻的礼堂,他们依然整天在吵架,这对欢喜冤家的感情却越吵越好,让旁人颇为诧异;林若惜依然不会做饭,还是当年的那个“厨房杀手”,好左事业上她已经进军好莱坞,成为华语演艺界当之无愧的当红一姐。温柔而坚强的个性让她成为圈里最让人敬重的大姐大。

最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真舞竟然和陆天河走在了一起,舞姐暴力狂的个性依然没有改变,再加上嘴贱的陆天河,又是欢喜冤家,好在舞姐的武力镇压,才把陆天河收拾得服服帖帖,或许对于陆天河来说,这样的痛苦也是一种幸福。

明希哥依然孤身一人,他已经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自己挚爱的演艺事业,李梦然依然温柔而坚定不移的守候在明希哥身边,空蓝娱乐成为了华语娱乐界的一段传奇;夏夜已经把根扎在了国外,再也没有回来过,至于其他人……真月,还在医院里沉睡。

但是,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她的苏醒。

三年后,中国琅水市体育场,真弥第一次个人演唱会兼组合绯色天空第一次演唱会。

夜色渐渐降临,体育场逐渐灯火通明了起来,不少观众们己经左在体育场里,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兴奋,今天是华语演艺界当红一姐真弥第一次开个人演唱会的日予,门票早在几天前就兜售一空,网络上更有无数骑士们在同时关注着曾经的绯色天空。

当年的四个国民甜心只剩下了真弥和真舞,成就最高的真雪隐退了三年,至今还没有要复出的消息,最早离开绯色天空的真月还在医院沉睡着,当了三年的植物人,好在真弥和真舞还活跃在娱乐圈内,但是他们每次出观的时候,总要在自己的名字之前,加上“绯色天空组合成员”这几个宇。

其实,就算他们不说,所有人也都记得,她们是绯色天空,我们当年最爱的国民甜心。

李渔俊现在已经是天麟高中的老师,两年前,他硕士读完,毅然带着自己的女朋友陈萌萌回到了琅水市的母校天麟高中,成为一名高中教师,前几天从自己的老师杭易亭那里拿到了真弥演唱会的贵宾票,今天便带着女朋友来看看。

还没走到贵宾通道口,迎面走来一个美丽温婉的女孩,熟悉的眉眼微微的让他愣在那里,忍不住拉着女朋陈萌萌的手,叫了出来,“唐一曼,是你吗?!”

唐一曼抬起头,惊讶而愕然的望着迎面走来的李渔俊,忍不住露出一抹惊喜的笑容,上前几步,“李渔俊,竟然是你?你怎么也来看真弥的演唱会了吗?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吧?真是好漂亮,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李渔俊嘿嘿的傻笑了一下,“是啊,票是杭易亭老师给我的,哦!对了,我现在在天麟高中仕教,这位是我的女朋友陈萌萌,萌萌,这位是我的高中同学,唐一曼,标堆的海归派,听说现在在一家外企任副总。”

“好厉害啊?唐小姐。” 陈萌萌浅浅一笑,露出了一抹警戒的眼神,拉了拉李渔俊的手。

说起演唱会门票.唐一曼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李渔俊,据我所知,高中时我们班的大部分同学好像都收到门票了,还真是奇怪诶,为什么会给我们寄来真弥的演唱会门票?”

“管他呢?”李渔俊耸了耸肩,“反正演唱会门票,白看谁不看?”

当三个人走到贵宾席的时候,突然发现,不仅仅是他们,就连高中时关系不太好的韩佳玉、李迪文等人都在这里,杭易亭老师和向雨晴老师两个人也早就结婚,此时正坐在一旁和自己的学生闲聊。

看见唐一曼等人来了,孟林和孙翰站起身,笑呵呵的给了李渔俊一个拳头,“你小子,这么多年还真的是没变化啊!”

李渔俊爽朗一笑,给了孙翰和孟林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们也没有太大变化啊!”

“一曼,”向雨晴看见唐一曼,主动拉着杭易亭走了过来,“没想到你也会来,这么多年不见,真的是越来越漂亮了!”

唐一曼主动给了向雨晴一个大大的拥抱,“向老师、杭老师,你们也来了?’’

杭易亭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的学生,心里满是欢喜,忽然想起一件事,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一曼,你知道今天演唱会门票是谁给我们寄来的吗?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我们一定要前来,真是搞不懂,这到底是谁的鬼主意……难道是陆天河和蓝旭那两个混小子?!”

“杭老师,这么多年不见,你一见我的面就骂我,也太不厚道了吧?”陆天河跟蓝旭两个人款款的从后台走向贵宾席,走到向雨晴和杭易亭身边。给了两位老师一个熊抱,忍不住悄然红了眼圈,“老师,这么多年不见面,您还好吧?”

“好!好!”杭易亭欣慰的望着自己的学生,忍不住在心底默默的感叹着岁月催人老。

唐一曼走了过来,看着当年两大校草,忍不住抱起了胳膊,“喂!你们两个肯定知道,今天我们班这么多人都来看演唱会,到底是谁的主意?要知道真弥演唱会贵宾席的门票,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啊!”

陆天河神秘一笑,耸了耸肩膀,“我们班好像还缺人吧?”

唐一曼微微一愣,扫视了一眼全班,认真的点点头, “是啊,还缺林若惜和秦雪歌。难道是她们两个……”

听见这两个名宇,坐在他们前面特级贵宾席的三个俊美男子——修亚、秦寒羽、洛明希,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神情,相视而笑,又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正当这个时候,演唱会开幕的音乐声终于响起,舞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贵宾席上的众人也赶忙就坐,将疑惑深深地理藏在心底。

舞台一片漆黑,没有一丝声响,观众席上也是一片寂静,数万人屏息静气,等待着他们期待的那个身影降临,整个世界如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没有一丝声响,安静得骇人,只是偶尔有几位疯狂的歌迷喊了几嗓子。

“各位,”真弥那温柔而甜美的声音环绕在整个会场中,“很高兴各位能够前来,我有这个自信,让你们在明天出门的时候,庆幸自己今天晚上能够出现在这里,见证这个属于我们,属于每一个骑士的奇迹……因为,我们从来都不会让你们失望!”

说着,一束洁白的光柱缓缓的扫向了舞台的一侧,在光柱之中,真弥一袭水蓝色长裙,容颜倾城国色,神色间透着一抹温柔和静美,看着让人为之倾倒,宛若仙子降临,美得让人窒息。

“我说过,绯色天空从来都不会让骑士们失望……所以……”

真弥的话还没落音,漆黑的舞台上再次亮起了一道洁白的光柱,而在这光柱之中,赫熬是一袭水碧色长裙,长发飞舞,神色凛然,英气而俏丽的真舞!

看见真舞,陆天河的神色问露出一抹温暖。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舞台上清冷俏立的两个女予,仿佛忘记了呼吸,那是他们最爱的绯色天空啊!那是他们喜欢的真弥和真舞啊!

“请你们记住,”真舞略带英气的嗓音回荡在舞台上,萦绕在每一个人的耳畔,“绯色天空从来都不会让骑士们失望,所以……”

最后一道洁白色的光柱投在舞台的正中央,在那里,一袭雪色长裙的真雪,容颜愈发精致,眉宇间透着一股清冷和圣洁,裙角飞舞,长发飘扬,高贵缥缈的站在那里,宛如从天而降的神女!

而在真雪身前,赫然是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着的,赫然是一袭鹅黄色长裙的真月,笑容甜美妩媚,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娇美的风情,仿佛是经历了寒冬的梅花,傲然绽放,就算是再大的困苦挫折,都磨不去她心底燃烧着的那份坚韧和不屈!

“绯色天空,从来都不会让任何骑士们失望,所以,我回来了……”真雪天籁般的噪音萦绕在整个会场,让在场的所有人陷入石化中!

“绯色天空,从来都不会让任何骑士们失望,所以,我醒过来了,即便是我的双腿已经残废,我也同样会骄傲的站在这个舞台上!”

真月甜美而坚定的嗓音倾吐出来,让所有的骑士们都忍不住热泪盈眶!

真雪推着真月,真弥和真舞缓缓的从两个方向走来,这短短几步的距离,几十人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下面的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注在舞台上,眼睁睁的望着他们汇聚在一起……时隔这么多年,绯色天空终于再次汇聚在这个舞台上!

看着他们四个人,坐在一旁的陆天河终于缓锾的道, “各位同学们,我们当年天麟高中的四位女王,此时就站在舞台上!你们此刻应该感到骄傲才对!”

“四位女王?林若惜、秦雪歌、叶风舞、乔沫月……真弥、真雪、真舞、真月?!你开什么玩笑?!”唐一曼忍不住惊讶的叫了出来!

蓝旭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不是玩笑,而是事实。知道当年他们为什么要经常离开学校吗?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经常请假吗?知道为什么每次绯色天空出新东西的时候,他们总是会第一个拿到吗?”

听着蓝旭和陆天河肯定的话语,杭易亭眼里溢满了欣慰,拉着向雨晴的手,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道,“这几个笨丫头,我早就已经知道了……”

真月甜美一笑,第一个伸出了自己的手,嗓音清澈而坚定,“就算是我的双腿已经在车祸中残废,不能再跳舞了,但是,我依然无怨无悔!我至少还可以唱歌,可以和你们站在一起!我不会再彷徨,也不会再枕豫,因为我知道,我想和你们在一起!——我选择让绯色天空,重新复活!”

林若惜温柔的点点头,第二个伸出了手,将手搭在了真月的手上,“从今天起,再也没有忽视,没有怀疑,没有芥蒂,没有间隙。我爱你们,我亲爱的朋友……所以,我选择,复活绯色天空!”

叶风舞坚定一笑,伸出了自己的手,和朋友的手搭在一起,“我也不会再彷徨了,不会再被诱惑,错误试,只犯一次就足够了,我从来都离不开你们……所以,绯色天空一定要复活!”

说到这里,真月、真弥、真舞三个人将目光投向了真雪。

真雪深深地吸了口气,嫣然一笑后,坚定地伸出了自己的手,真诚的目光直视着自己的三个死党,真月因为白己,变成植物人,沉睡了三年之后,彻底失去了站起来的能力;真舞因为自己,受了那么大的委屈,真弥这么多年意志坚定不移的相信着自己……“所谓的隔阂,只是我们心底的那点自私,隔阂长大了,变成了我们难以逾越的鸿沟……对不起,真月、真舞,是我当初没有照顾好你们,是我当初没有解开自己心底的那点小疙瘩,是我太自私,只是一味的固执,却从来都没有问过你们的感受!”

“我想,我们应该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就让年少的那些轻狂和白私随风而散,我同祥也爱你们,我的朋友,所以……我想要和你们在一起,直到骑士们再也不需要我们的那一刻,我要让绯色天空成为一段传说!缺少了任何一个人的绯色天空,都会死掉……我选择,让绯色天空复活!”

“亲爱的骑士们,我们绯色天空回来了!”

听见这个声音。所有人不约而同的落下了感动的泪水,绯色天空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终于重新复活了!

我亲爱的甜心们,我们同样爱你们!

我的真雪,我的东方女神、人鱼歌者……我的真弥,我的华语影后、第一美女……我的真舞,我的功夫皇后……我的真月,我曾经的舞后……“绯色天空!绯色天空!我们同样爱你们!”

排山倒海的尖叫声和欢呼声迎面而来,声音如同万马奔腾、九霄雷动,扶摇而上,响天彻地,让整个城市为之战栗!无数人疯狂地叫喊着绯色天空的名字,更有很多死忠的骑士们忍不住失声痛哭了出来!

他们等待这一刻,等得太久了!

话语没落音,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阵礼炮声,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仰望着天空中绚烂的礼花,那美丽的颜色,如同她们的名字一样——徘色天空……“妈咪,摩恩怕怕……”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舞台的一角颤颤巍巍的走过来一个粉雕玉琢、洋娃娃一般的超级小正太,张开双臂,颤颤巍巍的向真雪走去,那粉嫩嫩的小脸蛋肉嘟嘟的可爱,苍灰色的眸子如同美丽明澈的琉璃。

“摩恩,谁把你放上来了?”真雪不顾着自己还站在舞台上,几步走到儿子摩恩身边,将它抱起,这才回到自己的三个死党身边。

“姨姨! 姨姨! 姨姨!” 摩恩嘴巴超甜.看见真弥、真舞、真月三个人,大声叫了出来,“亲亲摩恩!”

“小调皮鬼!”真月扬起了一抹宠溺的笑容,浅浅的亲了一口摩恩。

此刻,舞台下面的歌迷们,终于注意到真雪怀里抱着的那个洋娃娃般可爱粉嫩的小正太,忍不住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那个小正太。

“亲爱的骑士们,这是我的第一个儿子摩恩,我和我当年的恋人修亚,早就已经结婚了,这些年退隐,是为了这三个小家伙。”真雪扬起了一抹幸福而甜蜜的笑容,不自觉的将目光投向舞台下面的修亚,两十人四日相视,彼此都看请了眼中的深情。

听到这是真雪的儿予,现场的骑士们再次疯狂了起来!

真雪沉寂三年,有人猜测,她是已经结婚生子了,却不敢肯定,而今天摩恩的出现,彻底证实了这十猜测!

就在这个时候,唯美而浪漫的音乐声响起,真雪将摩恩递给真月,两姐妹抬头间,相视而笑,真弥、真舞、真雪三个人和坐在轮椅上的真月站成一排,真雪轻启朱唇,演唱会会场飞扬起了当年绯色天空的出道歌曲——《超魔力少女》!

谁说舞台没有魔力,璀璨环绕在古老的特洛伊,青春就该穿梭在花里,巴比伦花园有梦想的秘密,青春如此甜蜜,我们不需要华丽,只要爱的力量不别离,梦想就还有意义,神说,天堂还在继续,我们就会唱三、二、一,有梦就有奇迹,相信我们的超魔力,少女的超魔力……依然是那样甜美的舞蹈,依然是那么动听悦耳的歌声,仿佛回到了当年,当年那四个在为舞台而努力奋斗的女孩子……修亚痴痴的望着在舞台上舞动着的那个雪色身影,心里忽然溢满了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

这就是我们一辈子的幸福吧?我的小枸……真雪回过头,一边跳着舞蹈,一边望着自己身边每一个人——林若惜、叶风舞、乔沫月、修亚、明希哥、秦寒羽,还有自己最爱的宝宝们,以及所有遭遇过的人,重活这一生,能够有你们陪伴,无论是风是雨,是哭是笑,是欢喜还是悲伤,这都是我一辈子的财富……绯色天空的传奇,还在继续,我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雪歌和修亚的幸福,还在继续,我们还有一辈子要一起度过……这个夜晚,既是结局,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热门小说


同类推荐:

百度|搜狗|360|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