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欢迎书友访问俱踱小说网
首页将军夫人成长记第二百零二节:尾声(大结局)

第二百零二节:尾声(大结局)

在回来的路上,迟翔牵着伊人的手,说,“大国师,被发配到天河,天河城主是我的一个故交,很是善待大国师。大国师在那边虽没有了名利,但是日子过得很安闲。你不要记挂才好。”

伊人点点头。这些事情,迟翔总是能处理的很好。

南疆国灭了斯图国,漠青河被关押起来,在一个不为人知的晚上,自缢身亡了。而大国师,因为迟翔的力保,不用受劳役之苦,被发配到了一个叫天河的小城,这个地方在南疆国的边塞之地。

“作日,听风寨来信了,说朱雀作了寨主后,将听风寨上下管的好好的。底下的人都管的服服帖帖的。”迟翔继续说。

这听风寨就好似伊人的娘家似的,一提到听风寨,伊人面色变柔和下来。听风寨的人,各个都是土匪的命,朝廷给他们任命了官职,一个个觉得约束太多,受不了,集体请辞,还是回去做了土匪。

“等过来年,开春了,我们一家三口去听风寨好好玩玩。我在回信中,都给朱雀交

待好了。”

“什么,你都写回信了?”伊人不满迟翔的自作主张。

“昨晚,你睡着了,我又没别的事,就写了回信。”迟翔说的好可怜。

伊人又气又急,说,“那,那,你,你也不能自己偷偷写回信啊。”

迟翔笑着说,“今晚,我们两一块写回信,你来执笔。”

“你都写了回信,我还写什么?”

“爹娘的信,不是还没有回吗?”迟翔提醒道。

伊人听了,没作声,应该是默许了。

花姑和水伯,死活不愿意呆在京城,硬是说待在百花城。自在。终于熬不过他们,让他们回了百花城。

迟翔和伊人回到迟府时,大红的春联已经贴在了门两旁,大红的灯笼已经高挂在大门口。一大串红红的鞭炮已经挑在了竹竿上。见迟翔和伊人到了,便点燃了鞭炮,那鞭炮便被炸得四处开花,震耳欲聋的噼里啪啦声,在街道上来回窜动,经久不息。

对于迟府老人来说,这注定是一个团圆年。

吃完团年饭,各回各院守岁去了。

无痕闹了一天,累了,也在新月、娥眉的陪伴下。去睡觉了。

伊人和迟翔在房间里下了几盘棋,只是,两人棋艺悬殊,伊人虽有意谦让,但是。确实是回天无力。迟翔连输几盘,终于是下不下去了。让伊人去休息了。

伊人睡到半夜,感觉有人将自己拥入了怀里,睁开朦胧睡眼,迟翔低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吵醒你了吗?”

伊人摇摇头,迟翔怀里挪一挪。迟翔楼的更紧了。厚重的呼吸惹得伊人身上热热的,顿时睡意全无。

“伊人。”

“嗯。”

“我们再生一个孩子,你觉得怎么样?”

伊人不说话了,迟翔一翻身将伊人压在了身子底下,满室的旖旎风光……..

5年后

夏天,一个安静的下午。迟府里的人都在各自的园子里睡午觉,唯有树头的知了在叫个不停,这叫声平添了几分炎热。

“无悔, 你给我站住。”静寂中,一个尖锐的女声破空而来。将四周的静寂都击得粉碎。

被这尖叫声扰了好梦的府中人,在百般不情愿中,爬起来,将各自的房门,窗户给关牢了,情愿憋着,热着,也不敢把窗户啊,门啊,打开半分。

迟府的“混世小魔王”又从她娘眼皮底下逃出来了,这可是不省事的主儿,还不足5岁呢,就天天在府里闹得是鸡飞狗跳,每天都要把他娘气的嗷嗷叫。

这家伙滑的跟泥鳅似的,只要得罪了他娘,就满院子乱窜,见缝钻缝。上次钻到了迟夫人房间里,把迟夫人的当家宝贝,一个古董花瓶,给砸了粉碎,迟夫人心疼了好久,才缓过来。这还不算,有一次不知怎的,竟然钻进了如意屋子里,把果果喂得几条活蹦乱跳的小金鱼给活活掐死了,还说,原来小金鱼不会翻白眼。伊人 给果果重新买了一大缸金鱼,可是果果还是伤心了好一段时间。

这样的“混世小魔王”,谁不怕啊?

这小东西,人小身子小,一溜烟又不知跑到哪儿去了,伊人手里拿着好粗一根棍子,站在竹心园的园子里,气得额上青筋直冒。

迟翔从外面回来,一见这阵势,就知道无悔这小子又闯祸了,忙走过去,一把拿过那根粗棍子,一边问,“那小混蛋,又惹你生气了,看我今天晚上怎么用这根粗棍子揍他,你看看你,在这么毒的太阳下站着,中暑可怎么办?”说着,便扶着伊人进了房间。

迟翔给伊人倒了一杯茶,递到她嘴边,伊人就着迟翔的手,将这杯水给喝完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迟翔还是一如既往地宠着她。

若没有这小混蛋,伊人的日子不知道多享受。

“给我说说,这小混蛋,又怎么气你了?”迟翔蹲在伊人身前,握着她的手,问道。

“你看,我好不容易绣个香囊,眼看就要绣好了,无悔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拿一把剪刀将它剪成了一条条。”伊人说着,举起手中的一个破烂到看不出真面目的东西给迟翔看。

迟翔接过伊人手中的破烂,看了好一会,才说,“这小混蛋,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 爹,我把无悔抓回来了。”一声脆生生的声音传来,一个英俊的小伙走了进来,原来是无痕拧着无悔进来了。

这些年,无痕长的真快,才10岁出头,就比伊人高出了一截,再长几年,估计得追上迟翔了。

迟翔站起身来,怒视着还在张牙舞爪挣扎的无悔,厉声训道,“小混蛋,你说,为什么剪了你娘辛辛苦苦绣的香囊?”

“爹,你看着小青蛙好可怜的,它的腿断了,我要给它包扎包扎。” 无悔怕迟翔,一看到迟翔的影子,人马上就老实了。现在的他举着一只被包扎的看不出本来面貌, 的小东西,正无辜地看着迟翔。

“你不会用其他的破布吗?非得剪你娘的香囊?”

“爹,是娘让我剪。”无悔叫起来。

“好小子,还学会撒谎了。”迟翔的脸板的更厉害了。

“娘说,让我自己找一块破布去包扎,我到处找不到,刚好在娘房间里看到那丑丑的香囊,我以为是娘不要的,所以才剪得。”

无悔的话才说完,伊人就叫了起来,“小混蛋,你敢说我绣的东西,丑,看我不打你。”说着,人又激动起来。

迟翔忙一把搂住,安抚了一番,伊人总算是静了下来。迟翔一把拿过那根大粗棍子,厉声呵斥道,“好小子,把你娘气成这样,看我不打你。”说着,手中的棍子,就扬了起来。伊人不镇定了,忙抓住那棍子,暗暗对迟翔说,“吓唬吓唬就好了,这么粗的棍子,把他打坏了,怎么办?”

迟翔嘴角挑起一丝笑意,但是很快就收了回去,他板着脸对无悔说,“你这个小混蛋,赶快跟哥哥一起去睡午觉,等一会,我去看,若没有睡着,小心我打你屁股。”

无悔马上随着乖乖地进了房间。

竹心园里,总算是安静了。

“这小混蛋,我来收拾,你别生气了。瞧,脸上都气出皱纹来了。”迟翔说着,手抚上了伊人的脸庞。

“都怪你,偏要再生一个,这道好,生出一个混世小魔王。”伊人余怒未消,开始把矛头对准了迟翔。

“是,是,都怪我,要不这样,我们再生一个女儿,肯定会是你的贴身小棉袄。”迟翔很正经地对伊人说。

“真的吗?”

“真的。”迟翔一本正经地答道.

热门小说


同类推荐:

百度|搜狗|360|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