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欢迎书友访问俱踱小说网
首页黑妻冷夫各方涌动

各方涌动

苏少艾一路跟着吉玛回了她们在金州的驻地——一座很平常的客栈。因金州的特殊性,金州城的百姓并不多,约莫二三万人左右,且多为农民。因此,商业不兴的金州客栈客人是非常少的。

苏少艾进了客栈,不动声色的将客栈环境扫视了一圈,一个打瞌睡的掌柜,一个闲的拍苍蝇的小二。平凡普通,并无二样。

金州客旅较少,若有外族入住,有心人怎么不知?秦家军能在金州境内安然入驻,定是得了北野辰同意。如此看来,秦风要在金州查人,想必也不是难事。

苏少艾想到这儿,眉头松了松。一切能证明秦风没有跟踪他,信任他的蛛丝马迹,他都要一一查证。全然不知自己这种行为,是对秦风行为的绝对维护!

吉玛走在前面引路,一转身便看到苏少艾微微释然的神情,眸子不由眯起,又睁开,道:“我无意在此久留,你可愿意跟我回西域?”

“何时启程?”

“明日一早。”

“我要等一个人。”

“秦风?”吉玛第一反应便是她。

苏少艾闻言,瞄了她一眼并不作答,转身对百无聊赖的小二吩咐,“为我准备一间上房,临窗!”说着,似是警告般的对吉玛道:“女人不要太八卦!”

吉玛闻言,玩味的捋了捋自己结辫的长发,看着苏少艾跟随小二回了自己房间,眼里闪过异色,喃喃的道:“我小时候可是把你当自己男人宠的啊……”是我的,终究是我的!

苏少艾回了房间,仰头倒在还算柔软的床上,睁大着眼睛看着素色的帐顶失神。

秦风明确表示她是看了信条而跟踪他来的,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找借口为她开脱,骗自己是秦风自己发现的。可是事实终究是事实……

苏少艾不想再想下去了,今日秦风那双冰冷绝情的眼一直在他眼前闪现,扰得他心烦意乱。以他对秦风的了解,秦风绝对不会因为此事而赶他走。不管爱与不爱,秦风都不会轻易放过背叛她的人。更何况,吉玛还曾偷袭了秦家军。从秦风往日的行事作风来看,秦风定会让吉玛血债血偿。今日如此轻易放过吉玛,若说是看在他苏少艾的面上,那真是太小看秦风了!

是的,不是高看苏少艾,而是小看秦风!

苏少艾绝对相信秦风可以在不伤到他的情况下,重伤吉玛!那到底是什么原因秦风要轻易放他们走呢?

苏少艾想到这儿,不由在脑海里将秦风的一切资料重组了一遍,思索着秦风这么做的用意。

他相信秦风会恼于自己的隐瞒,他同时也相信秦风不会相信他的背叛。不要问他为什么有这种自信,他的自信来源于他对秦风重情重义的认识!

所以,目前一切误会计谋都是小事,当务之急,他必须查明白秦风和北野辰的交易是不是如他所想……

……

“咕咕!咕咕!”

孟子琴听得后窗传来声音,伸头打量着窗外的守卫情况,神色肃穆的取下鸽子脚上的信纸,轻轻关上窗户,匆匆浏览一遍便点火销毁。

自当初范侍臣逃跑之后,北陌羽就开始怀疑孟子琴的忠诚度来。想着她老宅在秦风的地盘,就不得不生了防范之心,将其困在京城一处僻静的宅院里。即便孟子琴是她曾经真正信任的唯一好友。

好在北陌羽最近与北慕寒斗得你死我活,根本无暇花太多的物力来监视孟子琴。又幸得孟子琴聪明,暗中在自己饭菜里下毒,营造被人刺杀的假象,从而卧病在床几欲死亡才消了些北陌羽的防备,对她的监视也松散了许多。

“来人,咳咳!咳咳咳!”孟子琴病怏怏的打开房门,招呼不远处的下人。

“小姐有何吩咐?”一小厮应声,匆匆赶来。

“你帮我把这被子拿出去晒晒,潮了,睡着不舒服!”孟子琴故意大声吩咐着。

“是。”

小厮领命,进去收拾被褥来。孟子琴在门口状似不经意的左右打量了一番,关上房门,走到小厮身后,一个手刀下去,小厮当场昏厥。

孟子琴接住小厮昏倒的身体,脱下他的外衣,又脱下自己的衣服匆匆和他换上。将其放在书桌旁,营造出看书昏睡的假象,又在屋里磨蹭了一会儿,待时间够了才将被褥抱在怀里,挡住自己大半个脸向阳光充足的后院走去。

守卫的下人看着打扮成小厮状的孟子琴离开,转首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睡着的人,不疑有诈,还体贴了为她关上了房门。

孟子琴走到后院,将被褥随意搭在一个地方便匆匆赶去了厨房,打晕厨娘,拿了她的出入令牌光明正大的从后门出去了。

……

“爹爹,我帮您端吧!”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孩子,对一个端着药碗的男人体贴的说道。

“不用了,你去玩吧。”男人温柔的笑笑,不让孩子碰那刚刚倒出的药。自己则端着药碗,小心翼翼的离开,孩子跟在她身后,同样小心翼翼的样子看起了格外可爱。

“扣扣!”

“米儿,你去看看是谁在敲门。”

“哦,好!”看着有事做,这叫米儿的孩子兴高采烈的跑去开门了。男人也趁着这空挡匆匆的将药碗端进了卧房。

“阿姨,您找谁?”米儿打开门,见来者是一个陌生女人,好奇的问道。

“米儿,是谁啊?”女人还没开口,便见一男子走了出来。男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声音也是柔柔的,整个人的气质极为柔和,让人忍不住的想亲近。

“您是?”男人看着门口气质不凡,却穿着怪异的女人,不由防备的将自家孩子拦在了身后。

女人见状也不恼,修养极佳的拱了拱手道:“在下孟子琴,特来拜访顾大人,还望正君通报一声。”

男人听得孟子琴的话,不由有些尴尬。自家妻主为官清廉,向来不喜与人结交,前段时间还得罪了秦王殿下而被迫辞官。没了官职之后以前的官场同僚不仅躲得远远的,更甚者还来落井下石,让他们本就不好过的日子更加难过了。所以听得孟子琴的话,他不知道该不该让她进了,若此人又是妻主的仇人可怎么办?可看此人气质,又不像那般小肚鸡肠的人……

正在男人矛盾之际,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宁桓,来者是客,你快去备茶。”

名叫宁桓的男人听得自家妻主的吩咐,只得让孟子琴进门,自己则牵着米儿去煮茶去了。

孟子琴跟着顾苏进了书房,孟子琴看着眼前简陋的书房,不由对与自己同龄的顾苏升起了一分敬意,道:“顾大人好歹也为官多年,没想到家里竟清贫至此。这官场之人,两袖清风者唯你而已啊!”

对于孟子琴的恭维,顾苏不置可否,道:“若是连家里人也养不活,两袖清风又有何用。”

孟子琴被顾苏这话噎了一下,她没想到顾苏竟会如此回答。不由又打量了顾苏两眼,想着她因秦风而被迫辞官的事,不由摇了摇头。顾苏此人,太过正直。官场容得下泼皮无赖,虚伪谄媚之人,却容不下心性耿直,正气浩然之人。

“若在下没有猜错,孟大人现在应该抱病修养在家,不知当下作此打扮来找顾某何事?”

孟子琴听着顾苏看似客气实则极为排斥的话,也不生气,嘴角勾了勾,道:“我们也是同龄人,我受不了这些官腔,因此我也就明说了,若顾大人顾忌家人性命,不如趁早离开夏国……”

热门小说


同类推荐:

百度|搜狗|360|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