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欢迎书友访问俱踱小说网
首页永徽长歌三三三 世界

三三三 世界

四十九、满世界都是高手

“雁姐姐,你不能这么欺负我。”

西越呵呵笑着躲着杨雁的魔爪,杨雁似乎觉得这个西越很有趣,竟然很有兴致的和她嬉笑打闹。

“哎呀,雁--姐姐。”

西越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前被杨雁一把抓住,浑身一软,脸庞红到了耳根子,娇声道。

“你真是个小妖精。”杨雁无奈的笑了一声。

“雁姐姐笑的好美。”西越痴痴的看着杨雁的笑容,就好似有一种春暖花开的感觉。

杨雁又把脸一冷,看的西越吐了吐舌头。表示惋惜。

“那个周仙似乎对你挺有意思的。”过了半晌,两个人都闹够了,杨雁才缓缓道。

她这么说,是因为这个时候,周仙就站在门外。

西越皱了一下眉头,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冰冻了。她似乎有点无奈,又有点哀伤。

“周仙是对我很好,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可即使这样,我还是不能原谅他的。”

杨雁知道这里一定有一段很凄婉的故事,也许是世仇,也许是别的。

“李公子,你来了。”

周仙在外面看见李治,顺口提醒道。

“公子来了,”西越一听李治来了,喜形于『色』。三两下跳下了床,跑到铜镜前整理起刚刚玩闹弄『乱』的衣服来。

李治当然不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多么香艳的一幕,只是看着两个神态各异的美女站在自己面前,也禁不住意『乱』情『迷』起来。

本来是想接西越进宫,但西越提出要逛从未来过的长安城,李治也想走走,就答应了。反正他身边这次带了唐风和被唐风介绍来的从宗师级别的沈从。

长安城自然不是千机城可以相比拟的,虽然在李治看来还是小的很,可那时的长安,确实是世界级的大都市了。

“公子你看,泥娃娃啊。”

“公子,这是什么?”

李治无奈的看着西越指着一种千机城没有的一种蔬菜道。

“沈从,交给你了。”

到最后,李治实在是没有耐『性』了,只好把包袱撇给了刚来的沈从,沈从刚刚认识李治,『摸』不清他的脾气,也不敢违抗,只好苦着脸应付着这个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姑『奶』『奶』。

周仙就不同,虽然他也很好奇,但也只是在西越问的时候随意撇两眼。

“走,去前面看看。”

正走着,就见前面的街道全部堵塞了,人群围了好几圈,里面是不是传来愤骂声。一群捕快衙役在外面维持秩序。

“唐临,怎么回事?”

将走得慢的西越扔下,李治几人走到人群前,竟然发现唐临站在人群外,一脸的焦急。

唐临一愣,心想这是谁,竟然敢直呼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是一个穿着锦衣的年轻人。

“你--”唐临说了一个字,突然想起这人是谁了,本来他是认识李治的,但毕竟李治总是高高在上,这次穿了普通的衣服,他竟然没有认出来。

“叫我公子吧。”

李治看他尴尬的愣在那里,轻声道。

唐临凑过来道:“公子,这里面有一个高丽武士,是公子交代要注意的人之一,这次竟然在这里摆下擂台,要挑战中原高手,这儿还没有什么高手,我让我两个得力的手下化妆了上去,没想到,被他两下就打下来了。”

李治面无神『色』的暗暗思索,这高丽如此大张旗鼓,岂不是预示着它最近内部不平衡了吗?

这些李治根本就不用别人提醒,若是高丽真的想对大唐动武,就不会如此了,不高明的就偃旗息鼓,高明点的就如常。

想到这里,李治心中高兴,脸上就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这里也不是皇宫,自然不用在装深沉了。

“进去看看吧。”

唐临哪里敢让平常百姓近得李治的身子,就指着后面道:“公子,这后面是个酒楼,我们到二楼去坐吧,还安全一些。”

这个酒楼也很不错,唐临似乎和这里很熟,硬是将一桌子的人撵走,给李治坐。李治也不在意,这也不算什么扰民。毕竟一个大理寺卿若是在长安没有什么威望,那反而不是好事了。

居高临下,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高丽武士。他身体长的并不魁梧,因为是切磋,所以也没有用到,只是用一根木棍。绕是如此,还是将来挑战的人打的落花流水。

百姓们都很气愤,可谁也没有这个本事,只能不停的替上去的人打气。

“周仙,你看这个人如何?”

李治看了一会儿,回头问。

周仙皱了下眉道:“高手,若是我去,可能有三分把握。”

李治又扫了一眼杨雁,看她满眼不屑的样子就知道,这种级别的人实在还不放在她眼里。

李治正考虑着是不是派人上场的时候,就见一个比武人的刀被当的一声磕飞了。

“啊--”

李治腾地站起来,因为这个声音正是西越发出来的。

“没事。”杨雁淡淡的说了一声。

人群让开了,李治才看见西越站在道中央,手中的一个瓷瓶刚好被飞来的刀碰碎了。

沈从就站在她身后,只是双手已经握在腰间。

“看来公子不用费心了。”唐风看着沈从脸上毫不掩饰的怒意,冷冷的道。

“是吗?那就有好戏看了。”

李治这才坐下,轻松的说了一句,缓解了一下紧张的气氛。

“周仙,不用你去。”

杨雁似乎早就知道周仙要动手,一摆手挡住了他。

果然,沈从二话不说,飞身上了擂台,指着高丽武士怒道:“竟然吓到小姐,你是何人,快快请罪,否则沈某丁不轻饶。”

高丽武士是个张扬的人,看沈从如此霸道,用和别扭的中原语道:“怎地,打来便是。”

沈从本来就是一身的紧身打扮,是为了防止突发事件的,如今见竟然有人如此猖狂,还是在天子脚下。不由得气上心头。仰头看了一下李治,见李治微微点点头,兴奋道:“你今天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唉,怎么搞得,一点都没有武者的气度,竟然和这种人一般见识,当街对骂。”

唐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李治失笑道:“这大概是关心则『乱』吧。”

沈从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真正比武的时候,反而心平气和,不但让高丽武士先行动手,而且处处想让。

一来二去就过了几十招,李治看着有些没劲,转过头来叹道:“看来我还是不喜欢打打杀杀的。”

“也许那高丽人是个高手也说不定,周仙,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西越接过来。”

杨雁道。

“高手?”李治看唐风也是一脸的凝重,才知道杨雁所言不虚,只是有些不满的道:“这世界上怎么就这么多高手。”

热门小说


同类推荐:

百度|搜狗|360|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