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欢迎书友访问俱踱小说网
首页腹黑首席:许你爱我第一百二十二章喂 喂食

第一百二十二章喂 喂食

“远远,先起來吃些东西,吃了再睡。”

温儒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念远只觉手心一热,那湿软的东西便又挪到她手上轻轻蹭了起來,弄得她痒痒的,动了动手想要移开,却被手腕上传來的力量制住,动弹不了分毫。

无奈之下,她只好微微撩起眼皮,想看看到底是谁这般讨厌扰人好梦。

轻轻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未几便又懒懒地闭上,眼皮动了动,大约又过了一秒钟左右的功夫,念远倏地将眼睛再次睁开,愕然放大的眸子一扫之前的迷糊,她吃惊地看向眼前之人----这个手里拿着毛巾,正对着自己淡淡微笑的人不是从早上起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顾倾云么?

这样看來,他刚刚是在为自己擦脸么?!

腕上的力度尚存,正是他伸手握将她握住,手心里的湿意也仍然存在,额,他还一并也帮自己擦了手么?

念远被他的举措惊住,原本还十分浓重的睡意瞬间便全部沒节操地跑到爪哇国去了。

她慌乱地将手从顾倾云大手里挣脱,脑子里像团浆糊一般乱得毫无头绪,虽说早已有过比这更加亲密的举动,但现在两人正处在一种尴尬未知的感情中,她着实不知道该做什么适合的反应了。

脸红了红,她突然一掀被子,下一秒,竟是像鸵鸟一样将自己全部埋了进去。

周围顿时漆黑一片,她刚要放松地喘一口气,却忽听到外面传來那男人一阵开怀的大笑,几乎在同一时刻,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身子一僵,念远尴尬的不行,她只觉一口气噎在嗓子里,上下不得,随即便被呛得连连咳嗽起來。

顾倾云听到声音,面色一紧,忙止住笑,大步走到床边,一把掀开被子,让里面的人露出脸來,呼吸新鲜的空气。

念远复又咳了半天,待到她的呼吸渐渐平复,顾倾云才移开放在她背上的手,停下顺气的动作,转而走到桌子旁倒了杯水,随后轻柔地将她扶起并递过杯子。

顾倾云自然知道她刚才为什么会那样做,到目前为止,唯一出乎他预料的,便是念远钻到被子里去的举动了。

嗯,这些日不见,他的远远,怎么变得跟小孩子一样了?不过,这样倒也不错,很合他的心意,将她当做小孩子來宠爱,原本就是他打算要做的。

念远被他扶着肩膀,却将头扭向一边,不去接他手上的水,也不知是恼自己刚才幼稚的举动,还是恼他笑她。

相比于她的窘迫,顾倾云却是坦然得多。

见她不动,他也不恼,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便顺手将杯子举到她唇边,似是诱哄又似是命令道:“远远,喝一口,润润嗓子。”

念远怔了怔,刚想拒绝,却听那人坏坏地附在自己耳边说道:“远远,是自己喝,还是让我喂你,二选一,你自己决定吧。”

说完,他嘴角的笑意更深,握在她肩上的大手也更加紧了起來。

“你……”念远沒有料到这人竟会如此无赖,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接过杯子,抿了一口,递回,咬牙道:“我喝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暂时还不行,”顾倾云一边将水杯放回桌上,一边又端过热气腾腾的八宝粥,松开扶住她肩膀的手,拿起勺子舀了些粥,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随即递到她嘴边,如方才一样温柔命令道:“乖,吃下去,不吃怎么好得起來呢?”

念远不禁气恼起來,可又不敢拒绝,生怕他会用说的那种方法“喂”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只好顺从地张开嘴吃了进去,半小时过去后,顾倾云颇为欣慰地看着吃剩一半的米粥与餐盒里的两只小笼包,俊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习惯性地抚了抚念远的头发,又帮她放好枕头,顾倾云这才起身说道:“远远,你先睡一下,一会儿护士要给你输液……”

林念远却并沒有将他的这番话听进去,枕头刚一放下,她便气鼓鼓地躺下,翻过身去背对着他,明显是生了气。

哼,竟然用这种方法逼人吃饭,顾倾云,你还能再无赖一点吗!

她气恼地想着,丝毫沒有注意到身后人的动作。

未几,只听一阵窸窣的声音响起,其间似乎还夹杂着轻微的碗筷碰触声,念远皱了皱眉,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不,这怎么可能!

她摇了摇头,撇掉脑子里的假设,努力地让自己去入睡,不再去想关于那个人的事情。可不知道是吃饱了撑的还是别的原因,闭了眼之后,听着身后的窸窣声,她反而更加睡不着了。

心一横,她咬了咬牙,蓦地坐起身,看向声音的來源,随即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这一眼下去,叫她再也沒有了睡觉的心思。

热门小说


同类推荐:

百度|搜狗|360|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