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欢迎书友访问俱踱小说网
首页腹黑首席:许你爱我吃她的剩的饭

吃她的剩的饭

腹黑首席:许你爱我_腹黑首席:许你爱我全文免费阅读_吃她的剩饭 桌上的餐点应是早就凉了吧,她记得自己快吃饱的时候便已经是温的了,可此时顾倾云却是在做什么呢?

只见他拿了筷子,面不改色地夹起一个包子送到嘴边,优雅地咬了一口,咀嚼几下之后便吞咽下去,然后再就一口她喝剩下的粥。明明是一顿残羹冷炙,可他从容优雅举动,却让人觉不出半点不妥,如果沒有记错,他之前咬的那个残缺的包子,也是自己吃剩下的。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视线,顾倾云咽下一口粥后,向她看了过來,见她一副吃惊的模样盯着自己,便也微微有些诧异。

笑了笑,他轻声问道:“怎么了?这样盯着我看,是我脸上有什么吗?”

说完他放下手中的筷子,走到念远身边坐下,拢了拢她的发,关怀道:“不是说要睡觉么?怎么不睡了,待会儿护士过來给你检查,可是想睡都睡不了咯。”

他打趣地说完,却见念远并未回答,只一瞬不瞬地盯着桌上的餐点看,眸光一转,他恍然大悟,随即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我还沒有吃早饭,所以就想着顺道在这里吃了。我是不是吵到你了?嗯,我这就收出去,你先好好睡一觉,我保证不再有声音打扰你。”

他说着便起身去收桌上的东西,动作里竟难得有些小小的慌乱,一不小心还将吸管碰掉到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她却只坐在床上看着,看他向來高大雅贵的身影此时像是个闯了祸的孩子,因为紧张笨重得不得章法。

所有的这些,都不过是因为她的一个眼神。

她一句话也不说,安静的眉眼里却渐渐氤氲起了雾气。

顾倾云收拾得有点慢,约莫又过了一分钟的功夫,才将所有的东西都收回餐盘里。端起來走到门边,复又停下,深深地凝了床上的人一眼,方才关上门离去。

他走得急,许是怕扰了她休息,却也因此漏掉了她眼底的异常。

屋子里又恢复了寂静,念远坐在床上,听到关门声才缓过神來。

“顾……”她张了张口想要叫他的名字,却又恍悟人已经走了,默了默,她蹙眉看向干净的桌面----那里,已经被顾倾云收拾得很干净,更之前被食物摆得满满当当的情形完全不同,可是念远却觉得,那些东西还在,准确地说,是那个人带给她的感觉还在。

她眼底的雾气愈來愈深,心底那种压抑许久的感情也似乎马上就要破茧而出。

虽然她不很了解顾倾云的家世,但也大抵知道,顾家是个世家,而顾倾云,更是天生的优雅贵族,所以,吃剩饭这样的举动竟会不可思议地发生在他身上,她不震惊是不可能的。

但震惊却只是其次,念远此刻心中最多的感觉,是感动,满满的感动。

也许顾倾云并沒发现自己做了什么,这一点从他的举动中便可得知,但正是这种不刻意为之,才让念远有了如此之深的感动。

他对她好,她是知道的,却并沒有想到他能为自己做到这样,一个衣食住行上都讲究的不行的总裁,不仅亲手喂自己吃饭,还能毫不嫌弃地吃自己吃剩的残羹冷炙,这样的放低身段,这样的相濡以沫,若不是爱极,还能做什么解释呢?

她刚刚喊住他,便是因了心中的那份悸动,可若是真的留他下來,她又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脑子里想着事情,念远静默地坐了一会儿,终又耐不住不断涌上的困意,躺回枕头沉沉睡去,阖上眼之前,她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她想,一些事情,她现在便可以做出决定了。

走廊里。

顾倾云收拾完餐盘后回來,在病房门口停下,眉头微皱,想了想,走到一边的落地窗前站定,打开手机在联系人一栏找了许久,方才按下一个号码。

“喂,是李县长么?”

“对,我是顾倾云。我有些事要跟令公子谈一下,对,现在。”

片刻后,电话那端传來李逸凡的声音。

顾倾云看着落地窗外滦城的晨景,眸光微微变得深沉,默了默,他才沉声说道:“远远说要听你亲口说出婚约的事情,一会儿你过來医院一下吧。”

电话那端的人听后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出声应允。

收到肯定的答复后,顾倾云却并沒有挂上电话,向來处事果决利落的他此时却有了些犹豫与担忧,未几,他闭了闭眼说道:“见了远远,你要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

腹黑首席:许你爱我_腹黑首席:许你爱我全文免费阅读_吃她的剩饭更新完毕!

热门小说


同类推荐:

百度|搜狗|360|神马